晃儿的《天真》,老妖的《假面》《无邪》,邹治平的《入戏》,w.k的《麒麟归位·追》,墨明棋妙的《机关》,小w《dice》,winky诗《陪哭》,千年的虹版本的《不破》,track 竹桑的《然后呢》,唱“最可怕的不是鬼神,是人心”,就仿佛永远不会停下来。

那些广播剧,原著改编的《七星鲁王宫》,瓶邪原著向的《不见》,而最多的是瓶邪同人的,像是《王盟笔记》,《归墟·终极》,《长生》,《流离》,《逆风的情书》,《惘生》。最开始要在网页上搜索好久才能找到一个,有太多杂音,我喜欢的《长生》妹子还会把剧本念错,后来热爱的人越来越多,歌手们、CV们都在成长,等到《不见》,饱满的声音,干净的BGM,已经是让人欣慰又惹泪了。

那段时间,上瘾般一遍遍听《惘生》,迷恋上《孟婆汤》碗碎的声音,高中失眠了就放着《长生》边哭边失去意识,还有《王盟笔记》,写得那么真实,痛彻心扉,站不起来。后来老妖配了《不见》里的小哥,50分钟的长剧,霍秀秀开场的声音开朗地让人想起铁三角点天灯的时候,可一幕幕闪回,一句句对白,大概,不懂的人以为只是在念台词吧。

从“吴邪依旧,天真不再”已经离开盗墓太久了。当初看过的文那么多结果除了《烟花刹那》,记得的只是一个个文包的躺在mp3里的样子。

太多太多,早早就被搁在记忆深处,想不起来,可是记忆的味道,湿润的触感却总时不时涌上来。

其实也不过就是三叔在采访里那么随意的一句话,就成为了我们整个青春,让那么多的人因此聚起。而当初的他们早已不再是青涩的样子了。盗墓有了舞台剧,歌手们出了专辑,看着这本小说从二次元一点点丰富,到现在终于要呈现荧幕。那个因盗墓笔记而萌生的青春,我们已安然走过。

这一切,也只不过是那一句:

“用我的一生,换你十年天真无邪。”


评论
热度(35)
  1. 不灭z_Riveroat 转载了此图片
 
 
 
 
 
 
 
 
 
© Rivero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