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影院出来,淅淅沥沥的小雨,反射着昏黄路灯的街道,周边熙攘的人群,突然觉得头重脚轻,如此客观实在的身体居然会承受不住3个小时灵魂的增重。

————————————————————————————

人类最深的恐惧是孤独,而最美好的意志是希望。 


在宇宙,是没有声音的,每当画面切换到浩瀚的星空,空洞的静谧就肆意渲染,沉闷压抑有着令人苦痛的漫长。所以,当听到地球传来的雨声阵阵,雷电轰鸣,可以想见心脏该是何等地欢欣雀跃。


在这样的心跳中,混杂了我们归乡的故土情节,开拓者在星河中的勇气。雷雨声仿佛带出了所有人类在地球的记忆,而衬着静谧的浩瀚宇宙,我们需要怎样的无谓精神才能驱赶孤独,又是何等的希望牵连着我们的身体却又将我们的灵魂推向外面。


——我们不愿意相信我们在宇宙中是孤独的,而现在我们不再需要别的星球上的生命来验证我们的不孤独。这个黑色的,没有光,静悄悄的宇宙,不再让我们感到害怕,we huge ourselves tightly in our simple arms.


一开始,是恐惧的。我们每天晚上仰望的这个星空,它如此美丽但却布满黑暗与未知。最能体现这种恐惧的便是《异型》。满怀希望,激情,勇气,更高端的技术,更尖端的人才,更完美的计划,最后换来的不是另一个文明而只有杀戮。黑漆漆的宇宙中,仿佛除了各种恶劣条件下滋生的丑陋的异型,我们还是孤独的矗立在这个蓝色的地球上,宇宙那么大,却没有丝毫的回声。 


之后,便是想象力。《Star Trek》里世界变得前所未有的宽广,各种各样的文明交流冲突,维基百科上甚至列出这些不同星系不同种族的人种,仿佛他们真的存在。尤其喜欢尖耳朵绿血的瓦肯人,崇尚逻辑,掩藏情感,这与人类似乎恰恰相反。看人类用感情挑战瓦肯人的逻辑是一件有趣的事情,因为我们热爱与不同文明的碰撞,让那些火花在人类的想象中扎根。


就连《Guardians of the Galaxy》的星际争斗也是那么的摄人心魂,我们乐于看到这些不同的生命体与我们无限接近,邪恶正义也仍旧是人类内部矛盾,在某些时候,相对与alone还要显得亲昵。


我们爱这些生命体,毛茸茸的Tribble ,绿皮肤的姑娘,会说话的火箭熊,绚烂的星际不再是恐惧的代名词,告诉自己,we are not alone。

 

只是现在,宇宙还是那么安静。2000年发出的唱片没有得到回复,探索仍旧只是停留在太阳系,人类踏出了关键的一步,而回声不重罢了。这一次,没有绚烂的星空,只有黑暗静谧,没有酷炫的科技,只是枯燥的理论研究,甚至没尖端的“企业号”,而只是薄薄的金属板。即使如此,对于未知的探索,是本能,亦是进化。仍旧有人告诉我,在仅仅是生存和冒险中,我们仍旧要去天真一把。


没有外星文明,甚至没有异型,只不过是荒芜的星球和alone。克服孤独的方式有很多种,有人承受不了便选择放弃,而值得有的人却最终战胜了人性。原谅我拙劣的语言总是词不达意,只能借鉴《人间正道是沧桑》瞿恩死前说的那句:“实现理想的方式有两种,一种是我实现了我的理想,一种是理想通过我得以实现。”

 

——不需要去讨论什么人性,无论善恶都不过是我们的内心。而对光的向往终将战胜黑暗,亦如我们总爱说,正义终将战争邪恶。

 

你知道,与人斗其乐无穷,但与天是真的斗不起来的。地震,海啸能瞬间毁掉多少条生命,恐龙灭绝也就是源自火山爆发,卫星撞地球。

但是,正如男主所说,这都不是恶。恶是人与人之间的事情,恶始终存在,它又是不是那么的绝对。我们毕竟不是瓦肯人,所以布兰德姑娘想要去见她的爱人最后一面,库珀在计算时总把时间放在首位,曼恩绝望无助而选择退缩放弃。墨菲定律说有可能的都会发生,而地球,人类,爱都是意外的产物,没有“他们”引导我们走向正义,但最终,人类自己战胜了邪恶,走向的是光明。

 

——我总在问自己,人类生存的意义。原来真的并不仅仅是繁衍生存,我们创造了本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那就是爱。

 

我很庆幸,我没有看到又有一个乌托邦的怪圈,多少年来,人们在这个理性与感性冲突的思维里跌跌撞撞,质疑自己。Plan a 和plan b,似乎起作用的总是plan B。当布兰德教授失去呼吸的一刹那,我真的止不住内心的嘲讽:“哈,又是这样。”看似合理的规划,再一次地摈除掉人性,为什么最终的落点总是人性?

 

战争始于人性,所以《撕裂的末日》里人们摒除掉感情和欲望;

混乱始于人性,所以《分歧者》里人们开始被分门别类地进行管理;

人性阻碍选择,所以《异次元杀阵》里人们相互猜忌,同种厮杀;

人性需要考验,所以《移动迷宫》里人可以作为实验对象被驱使;

……

 

我不想听到任何冠冕堂皇的理由,无论是《interstellar》布兰德教授为了人类的未来把地球抛弃,还是《火炬木:地球之子》里英国政府为了避免星际冲突而把孤儿院的孩子暗自交出,甚至是《唐山大地震》里母亲出于保护儿子的心里而放弃救作为姐姐的女儿。我统统不能接受,我曾说不出什么理由来表达我对生命被践踏的愤怒,更找不到理由来反驳这些看似合理的选择。

 

人类如果仅仅是为了生存繁衍,那和动物有什么区别。为了所谓的生存,我们又放弃了多少东西?《雪国列车》里人类也在生存,最后演变成的是杀戮维持下的人口平衡,是对人尊严的漠视。

 

《interstellar》找到了答案。每一个生命都不该被漠视的原因是因为他们每一个都有可能性,而可能性代表着希望。

我们人类没有灭绝并非是由于布兰德教授的赌博,而是源于人性中最闪光的部分。

爱。

女儿从座椅上的衣服中钻出来,爸爸开完家长会带着女儿去看棒球赛……

唯有爱,才能让引力穿过时间空间,让静谧的宇宙传达声音。 

——————————————————————————————

我不学物理,但我相信我看到了我们的思想已经超越肉体,而在大脑从时空的维度剥离出来回到庸庸碌碌的生活中来,无论我们是否飞出了地球或者宇宙,我们热爱自己的原因从来就只是这个。清新的空气,悠闲的步调,身边能让你感到温暖的同类,和这个包含着千千万万渺小生命却蕴含着无限可能的种群——在这里,我们叫它地球村。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Old age should burn and 1)rave at close of day;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白昼将尽,暮年仍应燃烧咆哮; 

怒斥吧,怒斥光的消逝。

 

Though wise men at their end know dark is right, 

Because their words had 2)forked no lightning they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虽然在白昼尽头,智者自知该踏上夜途, 

因为言语未曾迸发出电光,他们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Good men, the last wave by, crying how bright

Their frail deeds might have danced in a green bay,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好人,当最后一浪过去,高呼着他们脆弱的善行 

本来也许可以在绿湾上快意地舞蹈, 

所以,他们怒斥,怒斥光的消逝。

 

Wild men who caught and sang the sun in flight, 

And learn, too late, they grieved it on its way,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狂人抓住稍纵即逝的阳光,为之歌唱, 

并意识到,太迟了,他们过去总为时光伤逝,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3)Grave men, near death, who see with blinding sight

Blind eyes could blaze like 4)meteors and be gay,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严肃的人,在生命尽头,用模糊的双眼看到 

失明的眼可以像流星般闪耀,欢欣雀跃, 

所以,他们怒斥,怒斥光的消逝。

 

And you, my father, there on the sad height, 

Curse, bless, me now with your fierce tears, I pray.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而您,我的父亲,在生命那悲哀之极, 

我求您现在用您的热泪诅咒我,祝福我吧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怒斥吧,怒斥光的消逝。


评论
热度(10)
 
 
 
 
 
 
 
 
 
© Rivero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