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绿妮】如果要分手(abo,绿妮HE)雷慎入

OOC严重
OOC严重
OOC严重

狗血预警

算是绿妮HE

应该不虐了

妮妮戏份很少
完全大盾视角

前面内容雷到好多人的样子,所以最后还是要标一下

敢看需谨慎

Steve记得tony在他们刚刚交往的时候给他听过一首歌,那时他刚从香港拆除了心脏回来不久,热爱上了学习中文。不得不承认,看tony的伶牙俐齿在那些拗口的文字下变得软糯咕哝模糊不清和磕磕绊绊是一件非常意思的事情。

但是tony不允许自己被一门小小的语言所征服,他偷偷摸摸地甚至背着jarvis到处搜寻他觉得适合练习中文的歌曲,时不时哼唱几句意图打压steve每次嘴角勾起的笑意。虽然后来tony发现自己这种挑衅完全达不到他想要的效果,反而让steve觉得乐在其中以后就放弃了这一实在称得上可爱的赌气行为。

但是那首歌的几句话却留在了steve的脑海里,直到现在,他才想起曾经有这么首歌,他用自己的四倍记忆力翻出这些只言片语,一遍遍地听。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在和tony交往之前,他其实是不懂什么是爱情的。他原本只是一个在omega中都显得异常弱小的beta,他的世界一直只有bucky,唯一真心实意地做他的朋友,亲人的人。

严格来讲,他产生的第一次最接近与爱情的情愫是源于peggy的,这个内心强势却坚强温柔的alpha。她让steve憧憬,尊敬,就像一朵高岭之花,美得不可方物不容亵渎。但这终究是少了点什么,peggy想要的那些触碰,理解,关爱,让当时的他困惑不解。

他被注射了超级士兵血清,彻底转化成了与peggy一样的alpha。但强大的alpha的性别并没有改变他曾经作为一个弱势的beta所抱有的心里。

是的,他认真正直,坚毅不屈,从不害怕强权。这样的特征是他被选中成为超级士兵的理由,也是他们那个特殊年代所具有的心里。

beta和omega一样从出生起就相比于alpha处于弱势,他们比alpha更容易去思考一些问题,类似于权利,自由。二战又给了omega和beta参军的机会,这让他们这种长期处于不平等性别的beta和omega们找到了一个触手可见的奋斗目标。

但是这样的心里其实并不正常,也非,常态,在steve已经习惯了将国家的责任背负在自己肩上起他就发现他在慢慢地被“国家的立场”所侵蚀。二战时,法西斯的专断独裁让世界团结起来,可这种团结并非是政治理想或个人抱负的综合,而只是被迫成为弱势一方的人类人性的叛逆。

历史好像从来就一直是这样,只有拥有比自己强大的敌人,人们才可能空前的团结和勇敢。

但是敌人有被消灭的一天,战争也终会结束。在他从冰冻中被取出来,面对一个如此陌生但和平的时代,想要保持那种无所畏惧的勇气和坚定的立场开始变得不太容易。21世纪的omega群体已然得到了他们应有的权利,steve甚至成了某种意义上的精英和社会顶层,可以得到太多曾经得不到的东西。他必须时时刻刻地把自己放回到那个弱势的位置上,树立一个个的强权,那些假想敌,让自己能够保持愤怒的状态,抗争的情绪和随时可以奉献出一切的勇气,他在努力地保证自己不失去自我。

因为美国队长的一切都来自上个世纪,没有人希望美国队长改变,无论steve本身想不想改变。

他只是一个出生在布鲁克林区的小个子,家境普通。生活圈子狭小到除了亲人就只有bucky了。所以当他见到tony的时候,内心是很为之震惊的。

Tony的资料他翻看了很多遍,这个留着小胡子的男人生活极尽奢华,作风糜烂,但是他偏偏还是个天才,掌握着通向未来的科技。而且,他在看资料的时候确实还是被tony那张穿着西装的照片给弄得分神了好几秒。

所以steve不能明白,这个家境殷实,头脑聪颖,甚至连长相都那么讨喜的男人是究竟抽了什么风想要去做一个超级英雄。英雄要背负的东西太沉重了,steve觉得变宽了的肩膀似乎也不能分散那些来自民众的期望。

毕竟,21世纪没有法西斯,没有人种灭绝,也没有千千万万的人因为战争而家破人亡。Tony要怎样保持自己的心态,去坚持自己的立场,拯救世界的呢?

也许他就快要找到答案了,如果不是他在执行任务的时候看到了bucky,他上个世纪的伴侣,他唯一标记过的omega。

steve仍能回忆起在失去bucky后,他内心的愧疚忏悔和无力感,辽阔的寂寞和孤独在那一刻深深扎根,他一个人在这片空茫中探索了许久,直到他被冻成一个,tony意义上的,“老冰棍”。

Steve 和bucky之间的标记发生在steve把bucky从敌营里救回来之后。

bucky一直为自己的omega身份感到困扰,他是个强大的像alpha的甚至比某些alpha还有厉害的多的人,bucky不止一次地在还是小个子的steve面前把自己灌醉,抓着他的衣领眼睛通红的嘶吼:“我不想委身人下,我讨厌那些让人失去自我的发情期,我不喜欢成为omega的感觉,你能懂吗steve?你懂吗?”

而steve在变身为alpha后更是将精力全部致力于如何停止战争上,处在战争中的人除了对生命还抱有微小的触觉,所有关乎于生活的浪漫和想象都从他们身上生生剥离了出去。

但命运是眷顾他们的,让他们一个是omega ,一个变成了alpha,他们从小就认识,彼此是知己和亲人,在那样一个没有理想,令人充满对未知恐惧的战争年代,他们真心地为拥有彼此而感到安全。

他和bucky虽然不是恋爱关系,但是他本能地觉得不能让bucky一个人面对这个世界,在bucky和steve看来,照顾对方似乎是彼此的习惯。并且至少,失去了steve的tony仍旧可以好好地活着,而bucky几乎相当于这个时代的游魂,需要一个人来引导和维护。
所以,他几乎是想都不想就对tony说了。
天知道,美国队长也会撒谎,他扯着那些乱七八糟地连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的理由,就像一个慌张的孩子,迫不及待地想要离开这里去找点他熟悉的东西。

Steve从来没有想过,在他和tony的交往中,他会是辜负的那个人。毕竟连刚开始答应tony时他都觉得这个花花公子只是玩玩的。可是,他就是说了,他看到tony那双本来倒影着他的影子,亮金金的大眼睛几乎是一刹那就暗了下来。Steve下意识地就伸手去抓已经背过身去不看他的tony,可是那个不管什么时候只要自己叫他就会扭过头来的人却只是决绝地背对着他离开他的视线。Steve后知后觉地发现,tony心里那扇为自己打开的门可能再也不会打开了。

他几乎是逃一般地离开了tony的复仇者大厦。在找寻bucky的过程中,他让自己除了闭眼就是工作,因为一旦闲下来,脑子里就会有个声音不停地尖叫:“steve,回去吧,回去吧。”

可是这样的方法终于不得不停止运作,因为他找到了bucky,任务结束了。来接他们的人便是tony。

看到那个金红色的身影在他的旁边降落,似乎是来回扫了一眼精疲力竭各自躺倒在地的bucky和他自己。然后就有一架直升飞机朝他们飞来,直到steve和bucky被抬上担架,tony都没有和他说一句话。

他盯着那一抹金红色的身影,想要听到点什么,平常tony总会调侃的那些:
“老冰棍,你的健美操不顶用了,是不是最近没有练习瑜伽?”
“嘿,老冰棍,爬不起来了吧,要不要搭个顺风车?”
“老冰棍你再这样躺下去就要真的晒成一根棍儿了!”
……

随便什么,什么都好。steve死死咬着自己的牙,找回bucky本该有的安全感也无法冲淡他现在想要听到tony声音的冲动。

而tony只是和机舱里的人打了声招呼就重新飞了出去,长期得不到休息的耳朵发出了轰轰的鸣响,陷入黑暗时steve慌张地发现,原来他不懂什么是爱情。

Steve知道自己回来后一定会遭到众人的谴责,或者pepper,或者rhodey。但是最先来找他的居然会是bruce。这个平时温和好脾气的博士拿着两张化验单狠狠地拍在他的脸上,steve在惊吓中都能看到bruce额头上隐约闪动的绿光。

“队长,这是bucky的性别测试和tony的。我没资格评论你。我只是想要还给tony一个公平的对待。”博士丢下这句话就走了。
他拣起那两份化验单,一个写着beta,一个写着omega。而beta对应的是bucky,omega则是tony。

Steve知道bucky在前苏联的改造中必然会有药物损伤,他第一次见到bucky的时候就没有闻到信息素的味道,从某种程度上他是有心理准备的。况且bucky不喜欢做omega,这是基因改造过程中唯一值得庆幸的事情。但他没想过,从来没有想过,tony会是一个omega。

他不可抑制地回忆起了tony的味道,很淡很淡的,葡萄酒的味道。Steve一直很喜欢在和tony做爱之后把鼻子埋在tony颈部,这种奇异的味道原来并不是他以为的,tony喝酒而沾染上的。

Steve连着几天都避开了tony,他受不了tony对待他的那种冷静而陌生的态度,更受不了tony好似打趣般的开玩笑但不再亲昵地叫他“老冰棍”。
只要tony在他周围,他就会控制不住地想象tony是怎样满怀期待地想要给自己一个惊喜,而自己是怎样不明所以地推开他。

他变得慌张地无所适从,只能把眼睛投注在bcuky身上,没事找事做。Bucky每次都静静地注视他的行为,默许他像个无头苍蝇一般的行为。只是当bucky慢慢开始恢复过去的记忆,他终于有一次抓着他的胳膊认真地和他谈了一次。

“steve,你知道,我一直希望自己不是一个omega。所以基因改造虽然带给我很多痛苦,但是我仍旧是幸运的甚至欣喜的。现在我们并不存在标记关系,这次我们都有了可以选择的权力,你并不需要对我负责的你懂吗?”

Steve茫然地附和着点点头。

“二战时,你不懂感情没有关系,因为战争终会剥夺这些。所以我没有逼迫你,但是steve,现在我必须要说,在感情中过度的坚守自我和不顾一切的勇气其实是自私的。”

“我不明白,bucky,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呢?”

“我想要我记忆里那个倔强的小个子能得到幸福,而不是美国队长。”

“不,bucky,没有steve了,现在只有美国队长。我早就把一切都搞砸了。”

Steve想起他和tony交往时的一个个约会,几乎每一个他都能细细地描述出地点,时间,他们做了什么。Tony就是有这样的能力,把每次约会都搞得与众不同,充满创意。

当时的他只顾着对tony这样奢华的行为感到不适了,并没有作为当事人的自觉,就好像这些东西都不是为steve准备的一样。在那些华丽的宴会里,tony会拉着他跑遍所有的制高点,他在夜晚微凉的风中可以轻轻地抚弄着tony被吹乱的头发,听tony在一旁说那些他听不懂的笑话和tony新的项目。steve一直以为自己是不喜欢这样的宴会的,当时的他害怕这样的生活会腐化意志,让他变得和现代人一样地懒惰和麻木。

他们伤势完全痊愈后,开了一场宴会。那次宴会来了很多人,都是神盾局和tony的朋友,在tony订的一个豪华轮渡上。Steve尽职地和所有来打招呼的人慎重介绍了bucky一遍,之后bucky就被natasha拐去喝酒,他一个人无所事事,便出了宴会大厅想到甲板上吹风,却意外地看到宴会的筹办者,tony正靠在船的边上和bruce说着什么。夜晚太黑,而轮渡太大甲板太宽,steve僵在原地听不到他们的具体内容。晚上海风咸咸的味道飘过他的鼻尖,他用四倍视力隐约看到bruce的手放在tony的头上。他转身回到宴会厅,恍觉tony的头发正柔软地戳刺着他的心脏,让他想要拿点坚硬的东西去捣一下,好过不痒不痛。

从Bucky的事情发生到steve去找他,再到他们两个被tony带回大厦,steve觉得这段时间他周围发生的一切都是那么不真实。

Steve本来正低垂着眼睛切完自己的华夫饼,他不敢抬头看坐着他对面的tony。坐在旁边的bucky轻轻叹了口气,把他的华夫饼递给自己,setve感激地看了一眼,重重地切下去。

然后他听到勺子落地的声音,再抬头,就看到了bruce紧紧握着tony的手。之后的时间好像被无限拉长,clint大叫着:“刚刚那个表白应该算在hulk头上吗?”被natasha拖走,thor一脸可喜可贺的表情大笑着离开餐厅。

Steve拿着叉子仍旧停留在切华夫饼的动作中,坐在他对面的tony目光专注地看着他。

“steve,美国队长不好当,我明白你的心情和你复杂的立场。算是某种程度的明白吧。我也认真想过了,好吧,tony·没有计划·stark也是会好好思考一些事情的。我们仍旧是复仇者,队友和同伴,这一点不能改变,只是,我们确实不适合不是吗?你看,现在这样还是挺好的。”没等steve有所反应,他又转头看向了沉默着的bucky。

“你也是我偶像来着说实话。”tony挠了挠头,“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在队长不是金发碧眼大胸的时候对他另眼相看。不过我早就想说了,队长这样的木头多无聊,考虑一下nat如何?”

说完Tony拍了拍steve僵着不动的手,把目光转回这里“所以,以后,不用再说什么对不起了。你可是我的童年偶像啊,我不会再生气了。幸福什么的,希望你能找到。”

Steve想说话,可是他说不出来。Tony慢吞吞地拿了一块他刚切下的华夫饼,塞在嘴里舔着手指走了出去。去找bruce,去决定tony的未来。只是那都和他没有太多关系。

“去他的美国队长,当道德标杆,国民典范真的太累了。Tony,我不是美国队长,我只是steve啊。”

“就只是给我一个机会好吗,我不会再固步自封,不会再只知道自私地保护自己,我想要和你一起去体验那些爱情的不理智,疯狂,混乱,一切的一切。”

“tony,你可不可以再带着我往前走一次呢?”

Steve的脑海里有那么多那么多的话,可他一句也说不出来。他仍旧是美国队长,仍旧需要与现代的生活适当脱离,仍旧需要时刻愤怒,仍旧需要自私地坚守自我和立场,他注定得不到属于steve·rogers的想要的幸福。

“setve,未来还很长,你还会活很久,我也会陪着你直到你遇到你想要的,适合你的人。你还不是一无所有。”bucky冰凉的机械臂轻轻地搭在他的肩膀上,像是学多年前他还是那个瘦弱的布鲁克林小子一样。

任他肆意泪流。

梦里梦到醒不来的梦
红线里被软禁的红
所有刺激剩下疲乏的痛
再无动于衷
从背后抱你的时候
期待的却是她的面容
说来实在嘲讽 我不太懂
偏渴望你懂
是否幸福轻得太沉重
过度使用不痒不痛
烂熟透红空洞了的瞳孔
终于掏空 终于有始无终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被偏爱的 都有恃无恐
玫瑰的红 容易受伤的梦
握在手中却流失于指缝
又落空
红是朱砂痣烙印心口
红是蚊子血般平庸
时间美化那仅有的悸动
也磨平激动
从背后抱你的时候
期待的却是她的面容
说来实在嘲讽
我不太懂 偏渴望你懂
是否幸福轻得太沉重
过度使用 不痒不痛
烂熟透红空洞了的瞳孔
终于掏空 终于有始无终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玫瑰的红 容易受伤的梦
握在手中却流失于指缝
又落空
是否说爱都太过沉重
过度使用不痒不痛
烧得火红 蛇行缠绕心中
终于冷冻终于有始无终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玫瑰的红 容易受伤的梦
握在手中却流失于指缝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被偏爱的 都有恃无恐
玫瑰的红 伤口绽放的梦
握在手中却流失于指缝
再落空

——END——

我不知道我有没有说清楚,但是确实没觉得队长很渣。因为他们性格和立场确实不相同,从小长大的环境和接受的教育也不同。
妮妮出生在21世纪,自然是要内心更自信强大的多;而队长出生在二战时期,又是个瘦弱的beta所以心态上其实还是弱势的。也就无怪乎妮妮在感情上更包容更成熟,而队长却要幼稚和无知得多。

算是写出了我脑洞的大致轮廓,希望能表达清楚。
因为很少看到有人分析他们的心里,我就是那么表达一下,意在说明我所认为的steve和tony在感情中所处的位置。
队长的粉求不要打,不否认队长真的是国民偶像,道德标杆。只是,爱情和理想有时真的不可兼得。

或许会有个关于盾铁的小番外~~

评论(11)
热度(38)
 
 
 
 
 
 
 
 
 
© Riveroa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