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铁/绿妮】如果要分手(abo,结局不定,短)

分级不定

队长可能渣 队长可能渣 队长可能渣 观看需谨慎

 上

tony是个omega,但在长期服用抑制剂的作用下,他的身体不可避免地被一定程度的损伤,所以他一直闻起来是个没有味道的beta。

 在整个充斥着alpha荷尔蒙的复仇者里,连natasha都是一个少见的女性alpha,没有人会对tony的beta身份产生怀疑。

 当然,和tony长期待在一起的博士显然是知情人之一。这主要是因为在进行情绪控制的训练期间,他曾经尝试过使用omega抑制剂来测试情绪反应,当tony在他身侧晃来晃去时,他能感受到自己的情绪瞬间不合理地高涨。在实验中,他们将这种反应归咎于alpha对omega标记本能不能满足而产生的应激反应。

 尤其是在他化身hulk后从黑洞接住掉下的铁人时更是进一步证实了他的猜测,相对人类肉身来说扩大的多倍的嗅觉让他捕捉到了那一缕微弱的气味,混合着血的腥味和铠甲的机油,那抵挡不住的奇异的仿佛混杂在一起的熟透的葡萄,哈蜜瓜和猕猴桃发酵的香甜。

 仅仅是闻到了一点,在之后的几天内,bruce都在极力安抚着躁动不安的hulk,为了消除那仿佛沾在喉腔上的气息,他灌了大量的咖啡,以至于当tony拉着他不眠不休工作了两天两夜他都没有感到困乏。                       

所以当tony摘除掉他的弧反应堆后,在絮絮叨叨地对他讲述PTSD和没有重点的胡言乱语后,那句“所以我告白了,我们现在算是在,你懂的,交往什么的”  如果不是bruce虽然表面不耐烦但实则耐心地的倾听,也许他就不会知道tony的那些小秘密。

 但他听到了,“那么,队长知道你是omega吗?”

tony眨了下他的大眼睛,用一种暧昧而欣慰的笑容巧妙地避开话题“我回去要告诉jarvis,这次打赌是我赢了。你果然知道了。”

看着tony狡黠中却混着真的大眼睛,bruce叹了口气,也许是他平时表现地太过好脾气让tony忘了,他也是一个充满侵略性的alpha。

但他可以选择忍耐,表现地像一个beta一样,让tony可以毫不顾忌他alpha的身份,信任他 ,依赖他。

tony在那次谈话后在bruce面前就更加地不加掩饰,他开始在工作时把他和steve的事情讲给bruce听。

 “你没看到队长今天的表情,他生气的样子真是怎么看都不厌。”

 “steve居然还没有看过3D电影,老冰棍在醒来以后都干了些什么?”

 “博士,你说在steve生日那天为他开一个航空party怎么样?”

tony总是自言自语,所以他并不是很在意bruce会不会回答他,bruce也只是听着,竭力压抑住内心的些微不适。他说服自己,这些不适只是源于他对美国队长微妙的嫉妒和对tony的好感,所以他也从来不会说出来。

tony和steve也一直相处地很好的样子,为了加深感情,tony会随时把时间空出来,安排steve被神盾工作压榨后的可怜的空余时间,他带着老冰棍满世界的乱跑,甚至在佛罗伦萨专门为steve开了一场化装舞会,让穿着美国队长服装的steve接受众人憧憬的眼神,疯狂的尖叫。为此,fury不止一次把tony找去谈话,显然,媒体热衷于发掘这个能让钢铁侠如此神魂颠倒的金发大男孩,连神盾局都快招架不了网络信息的狂轰乱炸了。

 但是tony不在乎,他总是能前一分钟聋拉着耳朵摆出一副无辜的样子安然地进去fury的办公室,下一分钟出来的时候恢复眉飞色舞,而每次和bruce说起来眼睛都睁得大大的,就像刚出炉的瑞士焦糖一样闪着滑腻的光泽:“我才不管那些人,steve为美国付出了那么多,他不能暴露在公众面前享受赞誉,至少私生活该自由一点。”

Tony也确实从来都活得自由不羁,不愿意被世俗所捆绑。所以他依旧我行我素,在steve为神盾打工时,自己晚上待在地下室搞研究,白天披上西装应付股东和媒体,然后满怀激情地计划steve的下一个假期该怎么度过。Tony看上去仍旧是天才,花花公子和慈善家,但只有bruce明白,现在这个按steve的时间表来规划自己行程的tony根本就不是钢铁侠,更像是一个得到了蜜糖而欢喜不已,沉迷其中的孩子。

Bruce不是幸灾乐祸的人,所以他把这些忧虑藏在心里是怕控制不住自己而伤害到tony,但是他没想这些忧虑有一天真的会实现。

 在tony和steve交往了半年左右的时候,tony开始请求bruce帮他进行身体检查。Tony从半年前就停止了抑制剂的服用,作为一个omega,虽然天性一直被抑制,但他心底似乎真的开始学着认真对待这份难得的感情,,所以tony虽然一直瞒着steve,但他希望通过治疗他能恢复到omega的状态,给steve一个完美的爱情。

Bruce保守着tony的秘密,谨慎地每隔半个月帮tony检查一下他身体里omega荷尔蒙的浓度和生殖器官的活性。但抑制剂的副作用究竟是怎样的生物学业前也无法给出准确的定义,从生理上tony的检查结果虽然都没有大碍,但是他确实再没进入过发情期,散发出的荷尔蒙浓度也不达标。

Tony总是乐观,检查身体时,他会絮絮叨叨地表达一番自己对beta身份的欣慰,然后玩笑般地给bruce一个飞吻,顺带附送电力堪比城市供电系统的媚眼。也就是最近的一段时间,tony发现一些暧昧的小动作比电笔更能捉弄到他之后就开始变本加厉地逗弄bruce,作为一个alpha,他时常感到困扰的同时又有点细微地感到喜悦。

 所有人都习惯了tony活泼又无法无天的样子,即使相处久了知道他是个口是心非的人,但当回到现实中,没有人是真正注意到这个问题的。即使是bruce自己也会被tony能说会道噼里啪啦说个不停的嘴,走路不自觉摆动的翘臀和因为内增高而显得娇俏的外表骗到。

 因此,从某种程度上,bruce是被tony吓到了。

 每当回忆到那天发生的一切,连控制能力极佳的bruce都必须靠镇定剂才能让自己平静下来。

 那天tony一看就是从实验室出来,刚刚沐浴完毕的样子。他笑得很开心,不停地做着小动作,揪一揪burce的袖子,在他肩膀上左右乱窜地说话,bruce翻个白眼,每次tony表现地像个撒娇的小孩子十有八九不是steve出任务回来就是tony又准备什么惊喜给steve,反正就是steve,steve,steve。

Bruce也很高兴,他和tony一直研制的治疗omega副作用的药物有了新的发现,为了测试药物的安全性,bruce已经用生物模拟技术监控了好久才敢提取稀释浓度到20%的针剂出来。Tony一躺到医疗箱里就乖得不得了,他着急着去找steve,完全没把bruce的说明听进去,只是一脸随便你打什么给我我都无条件信任你,赶快放我去找大胸碧眼的饥渴样子。

 只是一次例行的检查而已,他们都没有想到,这次的药物注射居然起了作用。几乎是在针剂打入tony身体的一刹那,bruce就闻到了那股久违的香气,不同于上次的浅尝辄止,omega信息素全然地从Tony的身体中释放出来,隔着医疗箱冰冷的玻璃都不能阻挡这样的气味,bruce在迅速抓过alpha抑制剂打入身体的同时恍惚地发现,Tony真正的味道原来不仅仅是果实成熟时的甜腻,而还有发酵后酒的滑腻苦涩感。

——tbc——

评论(2)
热度(23)
 
 
 
 
 
 
 
 
 
© Riveroat | Powered by LOFTER